“营改增”释放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

“营改增”释放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

营改增的目的是解决重复征税问题,创造更加公平的税制环境,是一项既利于当前又功在长远的制度安排,也是一项谋一域而促全局的重大改革。从2013年8月1号开始,营改增在我省试点以来,在稳增长、促就业、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本台讯(记者/李千  编辑/延瑾)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营改增带给他们最直接的感受和好处,就是减税。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小规模纳税人减税力度更大,平均减税幅度达到40%,在众多企业中,甘肃申通快递公司也有幸成为首批享受这一社会优惠政策的企业。
    申通快递副经理刘锡平:营改增之前我们是全额征税是百分之三的税率,是属于道道征收,全额征税,营改增之后呢,公司呢就有进项票可以抵扣,就是属于环环抵扣增值征税,这个纳税的这个就比较转变了,比方说吧我们汽车的加油费啊,航空的提货发货费这些都是可以抵扣的;在这营改增实施的一年多来呢,我们公司缴纳营业税要交32万,营改增之后呢,我们营业税只交了11万,企业节省了21万。
    和申通快递一样,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玉门分公司也享受到营改增带来的红利。
    玉门油田分公司财务处主办马宏建:简单的算一下,咱们的进项大了进项大了交的增值税就少了,增值税少了按咱们增值税的税率除以销售收入税负就是下降的,营改增之后,运费的税率增加到百分之十一,我们就比以前多抵百分之四,就相当于我们要少纳增值税的百分之四,税负就降低的,相当于增加了利润。
    据了解,营改增后,企业生产设备和信息系统等购置成本可以纳入抵扣范围,从而鼓励企业在设施设备方面加大投入、加速更新,有利于促进行业标准化、信息化、自动化程度不断提升。同时,实行营改增也将消除与交通运输、电子商务、制造业等上下游产业之间的税制障碍,打通抵扣链条,理顺抵扣关系,有利于推动业内企业功能整合和服务延伸,融入上下游产业链、供应链和服务链,加快向综合型物流运营商转变,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
    目前,我省改革试点进展顺利,运行平稳,税制转换衔接有序,试点纳税人户数大幅增加,入库税收稳步增长,改革效应持续释放。截至目前,我省营改增试点纳税人23309户。与去年8月1号试点交接的9621户纳税人相比,增加13680户,增长141%。
    营改增试点让一些企业获得红利的同时,也给一些企业带来负面影响。
    中国移动公司嘉峪关总经理王淑燕:营改增之后呢我们企业的税负是增加了,利润是下降了,成本呢同时也下降了。
    中国电信甘肃分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习彬:税负本身还是有影响的,而且对我们利润还有比较大的影响。我们企业通过更多更丰富的应用产品来给广大客户服务。
    营改增在短期内让三大电信运营商的税费波动巨大,由于增值税的价税分离会导致营业收入下降。经机构测算,不能通过提价等方式实现税负转嫁,运营商现有收入约10%的部分转变为销项税,直接导致收入指标下降。
    中国联通甘肃分公司财务主管曹红梅:营改增税负增加的比较多,我们从6到8月份数据算下来税负增加了87%,税负增加的原因我们分析了一下,我们的折旧、人工成本、财务成本这些要占到我们费用的58%,但是这块不能抵扣的。
    习彬:我们电信按照国家的政策营改增实施的是11%和6%两档差异化税率政策,从目前运行情况看,我们综合税率大概在7%到8%,我们以前执行的是营业税我们执行的是3%,这样税率有大幅度提高,同时增值税是一种价外税,我们在收入核算方面就要减去增值税的部分,从收入核算中减去增值税的部分,收入就会急剧下降。
    受营改增负面影响的较大的还有物流和交通运输业。天水元通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在营改增实行时,税费大幅增加,总经理杨映泉当时急的直挠头。
    杨映泉:营改增以后十三和三点三相比的话将近上负到百分之十了,如果按去年我税负那就等于翻了两三倍,一下子就上去了,如果这样子的话我这个企业就没法弄了。
    杨映泉说,对物流企业而言,进项抵口的项目很少,大部分物流企业从事跨地区运输,从途经的加油站购买汽油,而途经的加油站可能因不具备一般纳税人的资格等种种原因的限制不能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在一般的维修点,维修车辆通常很难获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有购买各种配件费用、人工卸载货物费用等都无法抵扣。最为关键的原因是,很多买卖行为例如购买配件时,由于下家自己很多不是一般纳税人,因此无法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且物流企业的大部分固定资产都在“营改增”之前购买,无法成为抵扣项目。
    杨映泉:政策是非常好的就是后续的这些都没有规范,比如过桥过路费再一个就是油料,这好多单位他就没有,不具备开增票的这个条件,油料修理费过桥过路费,这三项能参与抵扣的话,绝对对企业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对企业以后的发展壮大绝对是有好处的。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各地纳入营改增范围的物流和交通运输企业基本一样,税费都有所增加。
    张掖市张运汽车运输公司财务科长王晓东:就是说原来的时候,我们一个月也就交个50来万的税就行,我们现在一个月交八九十万,比以前就是多交了三四十万吧,就是因为税负高了嘛,运输行业税率就从三提到了十一,这个就是幅度比较大,只能我们就这么艰难的经营着。
    任何一项改革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营改增”同样如此。这种“动全身”,不仅是指改革对相关行业领域的触动,更在于这种改革带来的好处将会通过一条条利益链不断传递,并呈现不断放大的效应。
    我们也欣喜的看到,营改增在我省试点以来,企业税收负担总体明显减轻。其中,营改增试点一般纳税人整体税收负担与营业税计算办法相比减少1亿781万元;试点小规模纳税人整体减税8941万元,直接减税1亿9722万元;原增值税纳税人因购买应税服务增加抵扣,间接减税42511万元。两项合计,减税规模达到6亿2232万元。同时,各级国税部门积极落实营改增各项优惠政策,全省共办理免退税款1亿8158万元。减税规模扩大和享受免税金额增加也反映出营改增的政策实施有力促进了服务业发展。
    省国税局货劳处处长张学显:增值税和和营业税之间的这个壁垒一经消除以后呢,有利于促进行业之间的沟通,促进二产三产之间的融合,党的十八大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现代化,促进资源有效整合,营改增就是在这一大的背景下实施的工作,有利于促进市场的繁荣与统一,对于我们甘肃来说,经济基础比较薄弱,尤其是我们小型企业较多,营改增的实施对于甘肃来说政策效果格外突出。
    营改增的本意是让税收回归到为政府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提供资金的本质上来,减少税收对经济发展产生的扭曲作用,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但由于新政策的试行受多方因素的影响,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不能顾及到政策实行的方方面面。不过,随着政策的逐步推广试行,暴露的问题会一步步得到解决。在不断完善中,“营改增”必将发挥其应有的积极作用。